何堪最长夜

俱作独眠人。

【楼诚】【故人长绝 海报6P】故人从未远去

 向@何惜一行书 太太表白!

读《故人长绝》,我感受最深的,却是故人的“从未远去”。

做这套海报最初的设想是这样的,《故人长绝》中的每个人心里都埋着长逝的故人,楼诚也是南北两分离,这样的离散和牵挂相当于带走他们一半的生命。所以人物只保留半张面孔。然而在太太笔下,那些故人分明又没有走远,音容笑貌点点滴滴总会冷不防跳入眼帘:狙击任务中架住枪支的梳妆台、月色下忆起烈日海岸的初见、甚至只是一阵风顽皮地卷起她刚扫好的落叶……活着的人与他们朝夕共存,魂肉相融,带着他们的理想,卷裹着他们的气息,将自己原本仅剩一半的人生完成得更加壮阔辉煌。

对于真正刻入彼此生命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能令他们止步,哪怕生死长绝之后,一切仍将继续,于乱世中披荆前行,于夜深处软语轻喃,这是《故人长绝》最最感动我的地方。

 

也喜欢太太笔下,楼诚之间隐秘的爱,以及他们因爱而生、无可名状的气恼、嫉妒和欢欣。这些情绪真实自然地酝酿发生,焐着他们孤独的盔甲和冰凉的刀枪。阿诚愤然倒掉滚烫的中药,执拗地向明楼索要一份感情的答案,明楼听得枪响后的一个踉跄,以及对阿诚独自北上的担忧,暗暗的独占欲……偶然泄露楼诚的平凡和脆弱的太太一定是温柔的,像伸出细长的触角去轻探他们内心深处一块柔软之地——他们所有的深邃和伟大,都应从这柔软之地出发,也最终是要回归到那里去。

 

最后一张海报是为小满而做。小满的坠楼是将“求生”和“求死”揉合到一起的,试图跳去对面的三层楼顶逃生,同时也为拒捕而求死。十六岁的他还是另一个更小孩子的哥哥和家园。故事里的他们和故事外的我们,有谁能对小满的牺牲释怀呢?虽然太太从小满出场就立了很多的flag,但是看到他最后的纵身一跃,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。太太在刺杀寺内的几章里有两段关于牺牲的描写,写得太有艺术感,这两场牺牲既各自紧密极致,又相互对比鲜明——破冰行动全体组员在穆老先生《太平城》的刚劲唱腔中一个个倒下,小满在偏僻的楼角像一只苍鹰无声地展开翅膀。那一刻我想所有人都愿意相信,他是向着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振翅而去了。

 

评论(27)
热度(457)

© 何堪最长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