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堪最长夜

俱作独眠人。

【谭赵海报5P】恭贺 @尚有蝉 太太《形式主义》完结 

这套海报直接P成了手机壁纸尺寸。喜欢的话可以抱去用啊。

这些天疯狂地补读了蝉太的《形式主义》和《杜鲁门主义》。 一边读一边在心里呐喊:我要去截图!我要P谭赵!

《形式主义》是第一篇令我有强烈P图欲望的谭赵文。我读过的谭赵几乎都是多角色CP,猛然欣赏到一部纯谭赵CP文,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清新感。故事里的他们褪去一贯的传奇与华丽,拥抱着最平凡的渴望和迷茫,甚至在评论区引发很多(正面意义的)争议——这恰恰是一篇好文最珍贵的意义:读者持着各自手中标尺,对人物投以不同角度的衡量解读,不同程度的感悟思考,仿佛与作者太太完成一次无声的对话。

以下是我特别私人化的一点感悟,算不得文评,想借着这里说出来。我对《形式主义》的理解如果选择一个关键词,即是【安全感】。就是如同目睹谭赵一步一步筑建自己内心的安全感,然后将两扇坚固堡垒搭建成一座共同的家园。

赵启平对安全感的缺失是从两人酒吧相逢就设好的伏笔,他们这种相逢的形式——狩猎与猎物,本身就是两人分崩离析的源头(分离三年之后的酒吧重逢,赵启平的行为与其说是一次放纵,不如说是一种怀念,一种将过往的自己先打破再重塑的痛苦体验)。之后的相处中,老谭在一次次矛盾冲突里永远不知道寻找问题的根源,比如启平为什么喝醉,为什么失意,为什么那样在意他的旧手表,为什么要策划逃离……他愿意给他最宠溺的拥抱或者最昂贵的礼物,却不愿给他两道注视的、探询的目光,这不得不令赵启平反复质疑当初那场狩猎游戏到底是几分真假。我真的无数次从这样的老谭身上看到我自己,性情中那些隐秘的粗放、自我与凉薄。我们这样的人就是:没有人会怀疑你的真情实意,但又确实是你亲手把对方一点一点推向了远方。从最初的吸引到最终的失望,这漫长的过程积蓄着一座火山,赵启平滚烫的背脊上只需要“录音笔”这最后一块热度便可轻易地完成喷发。

然而赵启平也没能为老谭带来安全感。从他第一次半夜出门买宵夜,老谭的怅然若失就很耐人寻味。包括老谭在很多个梦醒或者推开家门的瞬间下意识地寻找,两人初夜不可描述之后“湿漉漉的捉不住,好像下一秒就要从手里滑脱了”等等随处可见的心理活动暗喻……我每次读的时候都感受到深深的不安。倔强沉默的赵启平终是成为老谭的指中沙,天罗地网也留不住他。

一直认为,安全感应该是由自己内心筑造起来的,所有旁人“给予”的安全感,都不是真正的安全感。老谭得到安全感的第一步是他放下了对赵启平的占有欲,他最终确信自己会用无尽的时间去挽回他,不管他冷漠嘲讽,还是再度远行,甚或自己永远也挽不回,都无关紧要了,他只是确信了自己这样一个守候的姿态,然后内心与此同时,瞬间安宁了。外面千变万化,一颗心安住在这守候里岿然不动,这不是安全感是什么呢?

启平的安全感应该是来源于对过去的释怀吧。他在酒吧寻找猎物,他睡了老谭就要甩出钱包,他用最伤人的话去攻击谭宗明……每一件都像亲手揭开旧日伤疤,来与它们一一告别,然后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,那里的爱意仍然回荡不绝。世间就是如此公平,想要得到什么,必先放下什么。我爱极了蝉太在最后一章的一句话——“恨永远不会比爱长久”,仁慈有力,再好不过。

评论(10)
热度(290)
  1. 安尔尚有【【【蝉】】】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何堪最长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